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正文

高三命题作文“经营自己”导写几及范文3篇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5-15

高三命题作文“经营自己”导写几及范文3篇

【文题设计】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北京有一位修钢笔的老人,在寸土寸金的王府井,有一间产权属于自己的铺面,但生意惨淡,每月收入仅2000多元。有人劝他:“你把铺面租出去,每月租金就有5000多元,自己省心省力,为什么非要自己经营呢?”老人说:“我也不是傻子,这一点明白账我能不知道吗?可我如今干的事,不仅是经营生意,也是在经营我自己。每月我少了3000元收入,并不影响我的生活质量。我若闲下来没事干或干我不喜欢的事,我就受不了。我这儿是全北京唯一专修钢笔的铺面了,喜欢钢笔的北京人差不多都知道我,我能为那么多的人服务,这不比我一个月多挣几千元更重要吗?我活了70多岁,知道我最需要啥。”

请以“经营自己”为题写一篇文章。要求:①自定立意。②除诗歌外,文体不限。③不少于800字。


[写作指导]


对“经营自己”这一文题的解读,可以从以下三个层面来进行:

⑴经营“自己的什么”?审读提供的背景材料,从“理”的角度来看应为“自己认为‘最需要\\’的”,从“情”的角度来看应为“自己最‘喜欢\\’的”。《论语》中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诠释的正是此理。

⑵为什么要去“经营”“自己认为‘最重要\\’的、自己最‘喜欢\\’的”?因为通过“经营”它,最能活出生活的真正滋味,最能享受人生的真正乐趣,最能领悟生活的真正意义,最能实现人生的真正价值,进而才能够苦得其所,乐在其中。

⑶怎样才能去“经营”“自己认为‘最重要\\’的、自己最‘喜欢\\’的”?这就要摆脱“外物”的诱惑,挣脱“功利”的缰锁,心无旁骛,静如止水,以精神的丰赡笑傲物欲,以生活的诗意愉悦性情,爱我所爱,欢歌一生。

[佳作展评]

[记叙类]

经营自己

豪华的别墅,高级的私家车,美轮美奂的名家设计,挥霍无尽的金钱,这是多少人所羡慕的,可是在这丰厚的物质外衣下却有一颗流泪的心在叹息。孤寂的吞噬,让他不禁掉落到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春眠不觉晓


吴旺本,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守着承包的几亩良田,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日子过得倒也自给自足。他有着一个贤惠的妻子和活泼好动的孩子,妻子相夫教子,料理家务,孩子也聪明好学,总是拿着三好生奖状来让他笑得合不拢嘴,原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和和美美地过下去,直到他与妻子白头偕老……


处处闻啼鸟


城市快速地发展着,各种投资商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块城市边缘的良地,随着一辆高级轿车的驶入,车上下来了几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人,这对于闭塞的小镇来说是个特大新闻,人们奔走相告。小镇的宁静从此打破,一间间茅舍被推倒,拔地而起的是一幢幢高楼大厦,不,那是金钱,是满地的金钱,是让小镇人争破头地去抢的金钱!吴旺本也豁命争抢,靠变卖良田获得了高额的报酬。这不知惹起了多少人的红眼,但也让吴旺本飘飘然起来。为了让鼓起的腰包变得更鼓,他也学起了投资办厂。厂子越办越大,他也成了市里的风云人物,望着这一切,他得意地笑了。


夜来风雨声


金钱、地位让吴旺本变得目空一切,忘乎所以,昔日贤惠的妻子,在他眼里已一文不值,对孩子的“三好生”奖状他也早已失去了兴趣,能激起他兴奋的只有那巨额的支票和外面情人的甜言蜜语。终于有一天,在情人的游说下,他扔下伤心欲绝的妻儿,把情人娶进了新家。原来温暖的家已彻底破裂,空留妻子的惆怅。


花落知多少


现在吴旺本才明白,自己一开始就错了,情人只是贪图他的钱财才取悦于他,在一次外出中,情人卷走了他几乎全部的财产。现在的他人去楼空,一无所有,一滴清泪不禁潸然而下。此刻,他才真正醒悟:自己一生都在为钱财奔走,经营自己的生意,却忘记了经营自己的人生。而自己真正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一种幸福的感受啊!这是只有把温暖的家经营好才能获得的,父母给自己取名吴旺本就是希望自己不要忘记做人的根本啊!

[评析]

本文是从对“贫家有乐”与“暴富失乐”的双向开掘中,来昭示“幸福的感受,是只有把温暖的家经营好才能获得的”这一主旨的。而本文最大的亮点是用孟浩然的《春晓》来串联和喻示情节的发展:“春眠不觉晓”喻示着情节的开端——其乐融融;“处处闻啼鸟”喻示着情节的发展——卖田发家;“夜来风雨声”喻示着情节的高潮——妻离子散;“花落知多少”喻示着情节的“结局”——人去财空。孟浩然的这首《春晓》恰似一首电影插曲,在文章中滚动播映,不仅与情节发展各个部分的内蕴一脉贯通,而且将各个部分的情韵点染得淋漓尽致。

[散文类]

经营自己

那一年,黑色的六月带我坠入无边的暗寂深渊,同伴们背起包走进各自的未来,而我却踏上了远游的列车,我说,我将一去不返。


挣扎,苦痛,我对着落榜的梦垂泪。列车停下了,我带着经营多年而最终失落的大学梦,怅然下车。


原来,这里便叫做江南。


烟柳画桥,风帘翠幔。一座小桥,安静地躺在涓涓细流之上,没有水泥森林的阴影,没有试卷横飞的压迫,只有一座座小桥的悠闲和楼阁的安逸。


随意踏入一家小店,一位身穿白底碎花连衣裙的女子端坐在店里,看到我,她便亲切地微笑,宛如熟知多年的老友。我便也坐下了,同她一起看着门外的风景。


门外飘起了丝雨,这周庄小镇今日竟无一人来往,只见一只小小的乌蓬船无声地停泊在桥下,同样落第的张继的梦,可否也守候其中?


我正暗自出神,那女子说话了。吴侬软语轻轻呢喃,像轻风一般拂走我心中的郁闷,我看着她,微弯的眼角,亲善可人,我叹了口气,将内心的怅惘一下子倒出。


我说,我经营学业多年,为何上天对我如此不公……


我说,我同样努力,为何上天不予我回报……


那女子听后,仍是微笑,她转入屋内,拿出一把纸伞——正如曾经所预想的那般纯净的油纸伞,她领我走入后院。我想,那是一个世外的梦境。


细雨朦胧如烟雾,一片荷花池铺入眼帘,荷花开得如此之盛,乍眼惊艳,朵朵相依,枝枝相连,我看见所有的荷花都在微笑,经营着它们的生命。


“这就是你的生活?”我惊讶地问。


“嗯。”女子替我撑着伞,慢慢地说,“我在这里生活,这爿小店和这片荷花池就是我的全部,我不想出去,也从不羡慕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虽然收入不多,但我经营着我所爱的。至少,我想我比你幸福,你想你所经营的,果真是你所爱的么?”


那女子看着我的眼睛,我看到她的双眸清澈如水。


是啊,我这经营多年的梦,是我的,还是父母的?我所说的未来,那奢靡的都市生活,是我的,还是别人所企望的?


我突然醒悟了,经营自己,就是经营“我”,而不是经营“我们”。好吧,我要离开了,离开这里却能走进真正的梦想中。


江南的某月某一日,手捧一本词赋,暗黄色的灯光下,我微笑,提了提裙子,梦入芙蓉浦。

[评析]

我们与其去把那位唯美的江南女子看作现实世界的一个凡身,倒不如把她看作是作者的一个精神寄托。也许,作者正是借助了苏轼在《赤壁赋》中的“主”“客”问答的形式,让现实世界的“我”与理想世界的“我”进行对话,让世俗世界的“我”与“桃源”世界的“我”进行对话,让物质世界的“我”与精神世界的“我”进行对话,从而使自己完成了情绪上的一次调适——从“垂泪”到“微笑”,思想上的一次嬗变——从“经营我们”到“经营我”,精神上的一次超越——从“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到“释放心灵,梦入芙蓉浦”。烟雨的江南,飘飞的心绪,空灵的文笔,交相辉映,共同编织成了这幅心路流转图。

[另类作文]

经营自己

时间:未知


地点:未知


人物:李煜、我


[分镜头一] 江面上一只孤舟,细雨朦胧,是谁独坐舟中,随意东西。(镜头拉近) 只见一青年,披蓑戴笠。(镜头再拉近)看得细些了,此人好生面熟。咦,这不是南唐后主——李煜吗?嗯?不对,此时他还不是君主呢!只见他手执一根钓杆,另一只手拿着酒壶,样子好不自在。突然,他手猛地一抖,提上了整个南唐。


[分镜头二] 眼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面似乎还传来靡靡笙箫。步入宫殿,只见龙椅上坐着一个似曾相识的人——李煜,双目微闭,手中不变的依旧是那只酒壶,而变的是他整个人。斟酒,碰杯,殊不知,一碰,碰碎了整个南唐。


[分镜头三] 眼前依旧是座宫殿,只是不见了刚才纸醉金迷、夜夜笙箫的糜烂之景,门前栏杆处似乎倚着一个人,但见他双目紧锁,发须散乱,却又给人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哦,对了,这不是李煜吗?不过,这时他应该被宋太祖软禁起来了吧。依旧没变的还是那只酒壶,只是一脸倦怠的他,双目中正散发着了无生机的颓废。


我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将心底的疑团和盘托出。看到我出来,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依旧恋着他手中那把永远丢不掉的酒壶。


我问:“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颓废?你当年独钓孤舟时不是过得很逍遥吗?”


他摆弄着酒壶:“那时的我不知愁为何物,也无意于那南唐君主之位。‘杯里乾坤大,词中天地宽\\’,有诗有酒,就是我的天堂。”


“那为什么坐上那张你无意去争夺的椅子后,却又回不去了呢?”


“呵呵,好犀利的问题。你只有坐上那张椅子之后才会明白,有一些东西靠自己是放不下来的。那时,我的眼中,穷奢极欲、佩玉鸣鸾才是我的天堂。不过……”他依旧无奈地苦笑着。良久,又吟出一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见此,我不禁沉思起来:“紫陌红尘,芸芸众生,皆为名所困,为利所扰,根本无意经营自己,更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而我呢?我又需要什么……”


[分镜头四] (定格)月光下,两人兀立:一人酾酒吟诗,一人低头沉思。(画外音)本是词中仙,何成阶下囚。


[评析]

故事新编类作文必须具备两大特质——故事的底版必须是有影子的,但对故事的演绎是全新的。本文所叙的三个故事——词帝逍遥、后主逸豫、囚徒愁思——在历史上是有影子的,这就为“新编”提供了一个让人可信的载体。但真正体现作者功力的,是用“经营自己”这道X光去透视李煜的立身行事,用“电影剧本”的版式去抓拍、剪辑、连缀“分镜头”,并在篇末着一“画外音”点破主旨——李煜本应去经营自己“所爱”“所长”的填词,成就一代词帝;而他偏偏去经营自己“无意”“无力”的君位,终沦阶下之囚。这就使得这篇故事新编既另类、怪诞,却又合“理”、合“旨”,从而在“理”和“趣”的高峰上熠熠生辉。



相关阅读:
恒达娱乐 https://www.watgp.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