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党建 > 正文

邵东:我们是基层动物防疫员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7-13

点击查看下一张loading...1of 2

我今年28岁,在畜牧水产系统工作了4年,特别想和大家分享几位我们普普通通基层动物防疫员,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重复着的那些不为人知、不受关注、不被理解的故事。

之前的我,抑或现在的你,可能都不曾知晓,2016年邵东有登记在册的乡镇动物防疫员92名,村级动物防疫员293名;邵东总出栏生猪124.8万头、牛1.24万头、羊2.24万只、家禽468.2万羽,乡村动物防疫员人均免疫动物3200头、行程数百公里……

这些枯燥的数字,不为人知。

但更加不为人知的是,我们的基层动物防疫员搞清这些数字靠的是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用早出晚归的脚步丈量着晨曦和夜暮,一家一户上门、每只每头清点。

刘铁民,1969年11月17日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幼年丧父的他,很早就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一家的重担。从1997年起至今,一直担任火厂坪镇村级动物防疫员。他每年面对的是7个行政村, 80来个生产小组,1450多户村民,存栏牲猪11230多头,家禽36500多羽。腊月的冬天北风呼啸,天寒地冻,鲁塘村何汉秋家的猪打了预防针之后,当天晚上出现副反应,不吃食了,一动不动,高烧。刚好上床睡觉的刘铁民接完电话,二话不说立即下床出发,冒着严寒匆匆忙忙赶到何汉秋家,给何汉秋家的猪打盐酸肾上腺素、樟脑、退烧药等。忙完以后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刘铁民担心疫情没有得到根本的控制,又在老何家的猪圈里守了半个多小时,确定没有问题了才离开,当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了,他的爱人心疼地说:“老刘,干工作重要,自己的身体也重要啊!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刘铁民疲惫地笑笑:“只要养殖户们安心了,我苦点累点没什么,大男人家的,身体扛得住。”

也许死一只鸡,你不曾关注;病一头牛,你不曾关注。所以基层动物防疫员在猪圈牛棚中挥洒汗水、辛劳付出时所面临的危险,你也不曾关注。

罗喜云,今年39岁,是乡镇动物防疫检疫站的一名站长。有一次,为了给一头400多斤空怀期的母猪注射口蹄疫疫苗,他刚翻身进入猪舍,就遭到了母猪的攻击,腿上被深深地络上了两颗牙印,还渗出了血迹,但他咬紧牙关,强忍住疼痛,硬是完成了免疫接种才爬出猪栏。

你可能对苏丹红、注水肉、瘦肉精不理解;对震惊全国的“三鹿奶粉”,你可能也不理解;如果你孩子已长大成人,如果你不曾因安全受过伤害,如果你没有亲戚、朋友在从事检疫执法这个行当,那么,很有可能,当你看到检疫人员执法时冰冷坚决、不留情面,就更不会理解他们心中“民以食为天,食以民为先”的担当和责任。

李忠,县兽医局副局长,为搞好检疫工作他带队每天定期到市场进行检查,安排站员24小时值班,一旦发现问题,坚决依法查处,那怕涉及到自己的家人也不放过,为此自己也数不清得罪了多少亲戚和朋友。为了严格控制动物疫情的传播,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2017年春节期间他毅然放弃了和亲人相聚的时间,每天穿着防护服,拿着针管不间断地对县、乡农贸交易市场、规模养殖场抽血采样。凭着他扎实的工作,成功地监控了动物疫情,保障了肉食产品的安全,保护了消费者的权益。

他们是小小的人物,也许在您的眼里,他们是平凡的养殖业基层动物防疫员,他们是普通的畜禽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员,他们是不起眼的养殖业技术推广员;

但是,你可曾想到

多少时候,尚是黎明时分,他们已急行在去医治患病畜禽的路上;多少时候,已是万家灯火,他们却还疲倦在防疫回家的途中;多少时候,还是良辰佳节,他们已惜别家人蹲到了农户的养殖场。

你可曾想到

每一次出诊,他们都急行在崎岖山路,面临人仰车翻的危险;每一次防疫,他们无法顾及被病毒感染的险境,一直奋战在没有硝烟的战场;每一次检疫,他们都有可能遭到不法者的报复,纠结于道德的正义和自保的恐惧。他们扎根基层,无怨无悔;他们立足本职,爱岗敬业;他们默默无闻,奉献青春!

扎根基层,为农服务,是全体基层动物防疫员无悔无怨的承诺,是用一辈子命运诠释的信念。其实,基层动物防疫员从不缺乏感动,只是他们不为人知;基层动物防疫员从不缺少英雄,只是他们不受关注;基层动物防疫员从不缺坚守,只是他们不被理解。正是因为有了他们这样千千万万在平凡的岗位上无私奉献的优秀群体,以实际行动认真履行着自己职责和使命,才有了人民舌尖上的安全!


相关阅读:
美高梅 nvdoujins.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