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 正文

种丝瓜小记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5-15

种丝瓜小记

八年前我写过《梦回稻香村》,四年前我写过《怀念有院儿的日子》,两年前我写过《走进大唐人家》。所以了解我的朋友说我有“小院”情结。我承认,情结是有的,早两年,内心深处也一直在为之而努力,期盼着有一天“屋前海棠正开,屋后竹声潇潇,鸡犬相闻,篱笆斑驳在斜阳里……”(引梅雪轩语)。


“带院的都是别墅了,别墅岂是普通老百姓买得起的?”妻子的揶揄使我开始意识到现实的残酷。


“帝乡不可期”,那就回归现实吧。浮云朝露,韶华易逝。想好了就立刻行动。我找了两个泡沫盒子,用铁丝兜底将他们固定在阳台防盗窗的外面,又托人从乡村带来了泥土,填实。我准备栽种上几棵丝瓜,春回大地的时候,让它像爬山虎那样爬满我的窗棂,“绿窗春睡觉来迟,谁唤起,窗外晓莺啼”,哈哈,那多么有韵味。


做好准备工作,我就打电话给父母,“丝瓜什么时候种啊?”。父亲说,“清明前后,种瓜植豆”。 我于是就盼清明。


窗外朔风呼啸,草木萧萧,没有丝毫春天的气息。上班下班的路上,我总是极目远望,寻找春的踪迹。兔年的春天姗姗来迟了,我计算着日子,终于等不及,提前10天种下了丝瓜种子。然后是焦急地等待。


柳树绿了,清明到了,玉兰花开了,我的丝瓜却没有一点发芽的迹象;桃花开了,小草绿了,我的“菜地”仍是一片光秃。“是不是种子坏了?”我在电话里咨询父母,“再等等吧,地温也许不够呢。”母亲安慰我。


清明过后是谷雨。窗外已经是鸟语花香,我的菜地仍在倔强地和春天抗争。哪怕是一棵小草发芽了,我也留着它。我暗暗地想。


一天下班,父亲风尘仆仆地敲门进来,进门直奔阳台。他打开拎着的袋子,小心翼翼地取出两颗丝瓜幼苗:“我给你从老乡家移了两棵,那些种子大概是时间长了”。父亲亲自动手,挖坑、栽种、压土、浇水。“这次好了。”父亲一边洗手一边说,“两棵长好了就够你们吃一夏天的”。


第二天,一棵丝瓜就枯萎了,我知道这是缓苗,可是一连几天也没有缓过来,死了。好在另一棵还精神,我浇水、观察,满心期待,事与愿违,这棵幼苗开始枯叶,一个叶子一个叶子的枯萎,终在一周后也离我而去。


我知道我自幼不事稼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是,不是也有“天道酬勤”、“人勤地不懒”的古训吗?小院不可有,难道阳台上种菜也这么难实现吗?


“可能是不接地气?”母亲也困惑了,“丝瓜是很皮实的啊。”


搁下电话的第二天,父亲又来了。进门上阳台,打开袋子,从袋子里取出个陶瓷缸子,里面有5棵丝瓜幼苗。“上次的苗可能带的土少,不易成活。这次一棵一把土。肯定没有问题了。”父亲满怀信心地回去了。


但是这五棵丝瓜,命运也如上次,最终也没有熬过一周,相继枯萎。


五一劳动节来临了。


儿童节来了又过去了。


到此为止,我的种丝瓜的热情降到了冰点。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看来,今年我注定没有收获了。我沮丧地想。


进入六月,学校里更忙了,没有了周末,课程也进行得快了,我也无暇去阳台了。六号我到外县区监高考,监完考又赶回来上课,更是疲惫。大概是九号中午,我到阳台取衣服,无意中往菜地一看。呀!丝瓜。两个叶,三个叶,五棵,绿油油的,黑亮亮的,彰显着生命的活力。


是我第一次播下的种子!


惊喜。绝对是惊喜!哈哈,苦心人天不负。要知道,这样的惊喜,对于我,40年来,竟是第一次。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欣喜,我做不到淡定,但也不是容易张牙舞爪的人。我就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我的丝瓜,回味着几个月来的纠葛。


我叫妻女来看,她们也高兴,继而又不以为然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她们自然不能理解我的快乐。


天气渐渐热起来,丝瓜们终于找到了适合他们生长的环境,有了用武之地。


浇水、施肥。


两个叶,三个叶,四个叶。


长触须,向上攀爬……


“开花了,开花了……”我拉着妻女,指给她们看。丝瓜在妻子的质疑声中,慢慢地成长。


每天起床,我推开窗户就能看见阳台上缠绕的丝瓜,开着黄花,它们在东张西望啊。这些个小家伙。


谁说我这个夏天没有收获呢?


相关阅读:
大发888游戏黄金版 www.jinan0531.com/amdrsqPP/96669.html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