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 正文

蚂蚁金服入股德邦天弘余额宝哭晕在厕所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7-02

蚂蚁金服入股德邦 天弘余额宝哭晕在厕所

蚂蚁金服入股德邦 天弘余额宝哭晕在厕所

尽管蚂蚁金服与内蒙君正(601216,收盘价14.07元)的仲裁还没有结果,但就传出要和天弘基金分道扬镳的消息,而“新欢”也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德邦基金。

可能是放弃天弘,可能是一参一控,蚂蚁金服此举已向天弘基金和内蒙君正严重施压,也能看出其控股公募基金公司的需求是真诚而迫切的。而投资者关心的是,大明湖畔的余额宝接下来该怎么办?天弘基金是否已经“哭晕”?“搅局者”内蒙君正会不会傻眼?

蚂蚁金服另觅“新欢”

控股等于话语权,在决策层面上,蚂蚁金服显然不希望受到原股东方的任何压力。因而当初增资入股天弘基金时,蚂蚁金服就是直奔绝对控股去的,但尴尬的是,这桩联姻自始至终只有“大股东之实”而无“大股东之名”,正是由于二股东内蒙君正在最后一环迟迟不配合,不肯掏出真金白银完成增资,导致蚂蚁金服入主天弘基金搁浅。去年年底,蚂蚁金服一怒之下提起仲裁,目前仍在等待与内蒙君正的仲裁结果。

不过就在等结果之时,却传出蚂蚁金服参股德邦基金的消息。新浪财经昨日(2月11日)称,目前德邦基金和蚂蚁金服已经签署了框架协议,蚂蚁金服将采取增资入股的形式参股德邦基金,持股比例为30%;同时还约定,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蚂蚁金服有权将持股比例提高到60%。

业内顿时一片喧嚣。蚂蚁金服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了签署框架协议这一消息,但更多细节尚不方便披露。

原本默默无闻的德邦基金也立刻被投资者扒了个底朝天,不妨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位“新贵”。德邦基金成立于2012年,2013年3月成立子公司德邦创新资本。注册资金2亿元,现股东包括德邦证券、浙江省土产畜产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西子联合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70%、20%和10%。截至2014年末,德邦基金成立公募产品4只,资产规模合计46.4亿元。

德邦一鸣惊人

当记者致电德邦基金时,对方也表示意外,并称“这件事我只比你早知道5分钟”。

据了解,这是德邦基金现任大股东德邦证券与蚂蚁金服的“联姻”,因此事成之前尚未在德邦基金内部传开。德邦证券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我们是德邦基金的控股股东,蚂蚁金服直接与我们谈的合作。”

对于双方目前流传出的框架协议,尤其是持股比例,德邦证券方面称,“目前很多细节还没有核实到,双方的商谈现在也还在过程中,可以提供的信息非常有限。不过,是否就是30%和60%,最终的数字并不一定,现在应该还是在保密阶段。”

因此,就德邦证券是否愿意向蚂蚁金服让出绝对控股地位,其表示“还不好说,要看高层决策。”当然这也要看蚂蚁金服是否真的有控股需求。

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德邦证券背后的控制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与马云似乎私交不浅。去年12月《中国企业家》杂志有一篇醒目的报道《郭广昌:有些事情我始终认为马云是错的》,其中问到,马云是否是在互联网方面对郭广昌影响最大的人,郭广昌表示“阿里巴巴真的很让人震惊,现在市值都已经超过3000亿美元了。如果说马云对现在的中国企业家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我一直说马云有两个最大的特点,一个是他的长相挺不容易的,所以我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外星人;另一个是他真会忽悠。虽然绝大部分事情我会觉得他是对的,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我始终认为他是错的,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基本都是在辩论。”

当然这也只能当作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背景。德邦证券方面向记者表示,“毕竟马云和郭广昌都是浙商,但是不是基于浙商而展开的合作,我们也不好评价。”

德邦证券称,“目前的情况确实比较敏感,还不能说得太多。过几天应该能有更多细节公布”。

天弘不作回应

之前分析人士在谈到余额宝时,如果分析风险,可能会提到货币政策、市场流动性、时间节点等一系列影响货币基金走势的因素。但万万没想到,运行一年多,余额宝的最大风险却来自股东层面。截至2014年四季度末,余额宝(即天弘增利宝)规模为5789.36亿元,仍然是公募基金中的巨无霸。这笔“巨资”将如何稳定过渡?有专家奉劝称,“股权争夺也罢,但请不要损害投资者的利益。”

对此,天弘显然还没准备好,或者说还没准备好对外说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其各个部门,但得到的答案都一样——“我们不作回应”。

而投资者最关心的当然是,如果撤资天弘,蚂蚁金服是否会带走余额宝?尽管天弘目前不愿表态,不过蚂蚁金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与天弘之间在余额宝的合作上都是正常的。”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当初蚂蚁金服斥资11.8亿元成为天弘大股东,持股51%,但由于内蒙君正“掉链子”始终缺乏一纸合约认定身份,其与天弘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合作关系?这是否会导致蚂蚁金服很容易就能“走人”?双方均不愿意就此发表评论。

不过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对于蚂蚁金服来说,撤资是最坏的选择,也是最后的选择。即便是参股德邦基金,也不一定就是为余额宝寻找下家。“我不觉得蚂蚁金服会因为内蒙君正的问题就轻易放弃天弘。而与控股天弘不同,参股德邦基金也不一定就要谋求控股权,一参一控是符合规定的。此举可能是在向天弘和内蒙君正施压。”该专家表示。

仔细一想,如果要挪走余额宝确实动静不小。即便能够保证在投资管理、后台运作上完美对接,但所有的客户都需要先赎回再申购,工程浩大。

内蒙君正股价由涨转跌

内蒙君正股价昨日由涨转跌,其早盘一度涨至15.23元,涨幅为4.26%,但随后一路下跌,几乎收于当日盘内最低点,最终下跌3.37%。这或许并不能排除受到蚂蚁金服撤资传闻的影响。

彼时,蚂蚁金服入股天弘,内蒙君正曾享受接连涨停,是一只红红火火的阿里概念股。

内蒙君正比起主业更出名的是其多元化的投资生涯。而投资天弘基金可能是其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如果不是“沾光”蚂蚁金服,天弘基金可能仍然是其资产负债表上年年亏损的一项投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余额宝的带动之下,天弘基金经营扭亏为盈,且为内蒙君正贡献不少收益。

在去年半年报中,内蒙君正披露“本期天弘基金由于经营业绩改善,贡献投资收益10052.97万元,占公司净利润25.05%。”(宋双/每日经济新闻)

一瓶乱弹

当初跟人家做余额宝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


相关阅读:
私库av https://www.cdacwl.com/sikuqiangjian/2019/0505/1313.html

【责任编辑:admin】